Share Button

法律

 

By Doreen Weisenhaus

内地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因涉嫌寻衅滋事丶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两项罪名被正式逮捕。

“寻衅滋事罪”

寻衅滋事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93条第四款所规定。据上海维权律师张雪忠指出,此指控跟浦志强于五月三日参与朋友家中召开闭门会议,研讨二十五年前的天安门事件有关。该指控亦有可能跟会后在网上发布合照的行为有关。如果罪名成立的话,浦律师面临多达五到十年的刑期,刑期长短将基于浦律师是否有聚集他人实施该犯罪的行为。

第293条第四款 (2011年修改)规定:

“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丶拘役或者管制:

“(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

“(二)追逐丶拦截丶辱骂丶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

“(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丶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

“(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

既然罪行的要件之一是罪犯行为发生在公共场所内,一个私人会议又怎样能够成为这项罪行的证据?张思之律师和耶鲁大学法学院中国法律中心Jeremy Daum 推测,当局可能将互联网当作为一个“公共论坛”。而违法的行为可能就是会后发布在网上的合照和有关的言论。2013年九月“两高”公布一个极具争议性的解释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该解释规定一些网上的行为也可定为寻衅滋事罪。

 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丶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Daum 亦指出,在“两高”前在2013年七月公布了293条的解释澄清了 “公共场所” 的定义。根据该解释,“公共场所”的含义该根据数项因素来判断,包括场地类型,和论坛影响的范围和程度。此项罪名用于积极分子的例子近日甚多,最近的案件为反腐败的中国新公民运动其中三名成参与者,他们在六月十九日被判三年到六年半的刑期。他们持着倡议官员财产公示海报拍照,并把照片贴到网上去。直到他被拘留时,浦律师曾是其中一名被告的律师。另一代表律师王全平亦於四月因在车身上贴上反腐败的评论被拘留。“寻衅滋事罪” 和其他有关聚众的罪名 (刑法第290 – 292 条),更通常被称为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法1997年修改前,这一组罪名称“流氓罪”。

“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

“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是一项相当近期的罪名。它来源于刑法第253条,曾经用作处理邮政工人私自开拆或者隐匿,毁弃邮件,电报的违法行为。但当个人资料,尤其网上的使用在中国逐渐受关注时,2009年此罪名被修改为253(A)条,以禁止政府或医疗和财务各部门的私营雇员非法出售或非法披露个人的个人资料。

第253(A)条:国家机关或者金融丶电信丶交通丶教育丶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单位犯前两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从2009年开始,当局已依据第253(A)条向违例者起诉,常见的案件涉及消费者信息,身份信息,用户电话清单等。目前为止还没清楚浦律师是因什么行为被控此罪。上海律师张雪忠书面表达,他相信此罪基於浦律师曾查询过一些公司企业的工商登记资料。如果是这样的话,张律师并不相信浦律师触犯了法律:

浦的行为根本不构成刑法第253条之一第2款规定的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 首先,公司股东仅以出资为限,承担公司经营失败的风险;基于这种股东有限责任制度,任何公司于设立时,都必须通过工商登记向公众公示各种重要信息,以保障潜在交易者的交易安全。公司企业工商登记的目的和宗旨,即在于信息之公开。正是因为如此,《公司法》第6条第3款特明确规定:“公众可以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查询公司登记事项,公司登记机关应当提供查询服务。”可见,律师为任何人查询任何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都不可能构成犯罪。其次,依刑法第253条之一第2款的规定,非法获取是指以窃取或者违法的方式获取。律师到工商局查询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都是按照工商局要求的程序和手续进行的,否则就不可能获得工商局的查询许可。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律师的查询是非法的,那等于说工商局准许查询的许可也是非法的。可见,北京警方把律师依法查询工商资料的行为视为犯罪,简直是荒谬绝伦。

下一步是什么?

六月九日,浦律师其中一位代表律师张思之意外地得到机缘会见浦志强。浦律师自五月六日已被拘留于北京看守所。会面以後,张律师带着悲观的心情写下对浦律师命运的想法:

5月18日,我对记者说,浦案是个平常的案子,我以正常的心态对待。那时是想把问题圈在“寻衅滋事”上,因为浦的“五·三”行为与“寻衅滋事”应属“风马牛”。目前情况已有重大发展,浦案决不是一个平常的案子,人们似不宜用平常的心对之。情况需要集思,需要合力。

更多讨论,请看: